舊版網站入口

站內搜索

清及民國東北方言與北京官話語音關系研究

2022年04月06日08:40

長春師范學院鄒德文主持完成的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清及民國東北方言與北京官話語音關系研究》(項目批準號為:12BYY065),最終成果為同名專著。課題組成員有:陶娥、汪銀峰、董冰華、盛麗春、馮煒、董萌。

一 研究的目的和意義

東北方言語音研究,是漢語語音史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研究成果可以為漢語語音史的修撰提供素材。通過清代民國東北方言語音與北京官話語音的對比研究,可以厘清二者的語音關系,既可以為現代漢語普通話語音的研究和正音工作提供重要的材料和結論,也可以證明普通話基礎語音系統的來源,進而為國家語言工作提供支持。

清代民國東北方言的研究,是語言文化建設的一項工作,我們只有更好地認清東北方言語音系統,才能夠更深刻地認識東北方言,在此基礎上理性而科學地運用東北方言,更好地利用東北方言進行文藝創作,才能理性地、有效地保護方言文化、保護語言資源。

在清代民國東北方言研究的過程中,收集、整理、鑒別、考訂古今中外關于東北方言的文獻,進而完善東北方言歷史研究資料的科學體系,嘗試建立比較完備的研究資料的資源庫,以彌補這方面研究資料的不足,把方言韻書的真正價值發掘出來。這些古代韻書、官話韻書、域外學習漢語的教科書等中外文獻豐富而復雜,比較互證這些文獻,弄清楚這些文獻的來龍去脈及其相互關系,對于音韻學、方言學、語音學、語音史等學科的發展,也是有重要意義的。

總之,清代民國時期東北方言語音及其與北京官話語音的關系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學術意義和現實意義:可以填補東北方言史研究的空白,為完善漢語語音史的修撰提供素材,為現代漢語普通話語音的研究和正音工作提供重要的材料和結論,也可以證明普通話基礎語音系統的來源。

二 成果的主要內容和重要觀點

(一)主要內容

自2012年《中國語言地圖集》(第2版)出版,熊正輝、張振興等先生主張東北官話獨立成區以來,東北方言的諸多問題就成了學術界很關注的熱點話題。即便如此,我們注意到從目前的研究來看,無論是東北方言的研究還是東北方言語音的研究、東北方言語音史的研究、東北方言跟北京官話的關系研究都不夠充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進行系統的考察和研究,這使我們無法了解這一時期的東北方言語音情況,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對現代普通話語音系統的準確認識,進而影響到“正音”———這項國家語言文字工作的進行。林燾先生、李榮先生、尹世超先生、呂朋林先生都認為:東北官話是一支形成較晚的官話;東北官話與北京官話很接近,東北官話比冀魯官話更接近于北京官話;東北方言是普通話的源頭之一。問題在于:一是時間問題,東北方言形成較晚有“多晚”?二是方式問題,東北方言是如何形成的?三是層次問題,東北方言的來源有哪些?有幾個層次?由于記載東北方言的韻書、韻圖十分罕見,尋求內部證據相對困難,所以討論這幾個問題就要認真研究史書、方志、域外對音資料等文獻。該成果就是圍繞這些問題開展研究工作的。

該成果研究的內容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研究東北方言歷史及其與北京官話語音關系,依據正史文獻確定清代東北疆域,明、清兩朝東北漢民族人口狀況,尤其是明、清漢民族向東北的移民。探討清代東北地區各民族間的語言接觸(以語音相互間的影響為主),關注“官莊”人口來源以及流民、移民、流放者三類漢族人對東北方言形成的影響,以期說明漢語東北方言的形成、來源和發展。清代東北流人對東北方言特征形成的影響是十分明顯的,因罪發配東北的“流人”以其富有文化而在苦寒蒼涼之地獨領風騷,他們對漢語東北方言特征的形成、發展、傳播等方面,影響巨大,以至于迄今的東北方言仍然有他們的影子。二是研究東北方言音韻古籍,收集反映清代東北方言以及北方官話的韻書古籍《黃鐘通韻》《音韻逢源》《五音集韻》《奉天通志》《等韻圖經》《元韻譜》《西儒耳目資》等,研究文獻、整理出東北方言的若干歷史資料并加以研究,局部揭示了漢語東北方言語音的歷史特征,利用音系比較,考察東北方言語音與北方官話語音特別是北京官話語音的關系。三是研究東北方言和北京官話的域外漢籍,朝鮮王朝時期、日本江戶明治時期的漢語文獻,《燕行錄》《入沈記》《華音啟蒙諺解》《你呢貴姓》《騎著一匹》《學清》《支那語講義》《滿洲土語研究》《日清會話》等,都是該成果研究的對象,這些研究,考證域外漢籍反映出來的清代漢語東北方言的語音特征,擴大了東北方言的研究領域。我們發現很多域外文獻在體現北京音的同時,也有很多方面反映了當時的東北方言音,而“燕行”文獻中也保存了關于東北方言的諸多信息,這些域外文獻是我們了解明清時期東北方言的使用情況、東北方言跟北京官話的關系以及北方官話語言特征的寶貴材料。

在研究過程中,以中國古代韻書所見語音特征為主,以朝、日文獻所見語音特征為輔;以前者立論,以后者驗證并且兼顧發展變化的考察。全面、系統地探討清代東北方言語音系統的若干特征,分析東北方言語音跟北京官話語音的密切聯系,并對這些特征的形成、發展、對后世語音的影響做出說明和合理的解釋。爭取實事求是,客觀科學地對待近代音韻材料,打開方音史研究的大天地,把方言韻書的真正價值發掘出來。

該成果共分五章,具體如下。

第一章,緒論。在緒論中首先討論一百年來東北方言語音研究的歷史與狀況。關于一百余年的東北方言研究,據我們的閱讀、研究和統計,從數目、研究的深度和廣度來看,沒有“略于詞匯、語法”,反倒是對東北方言語音史揭示得不夠充分,日本學者的東北方言研究跟這種情形相差無幾。在全面繼承前修時賢的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借鑒正確的結論和方法,發現新的問題以及前人論及而未備者,在此基礎上,探討清代東北地區漢語方言的語音系統,補足方言語音史的重要環節,探討東北方言語音系統與北京官話語音系統的淵源,為普通話語音系統找到一個重要的來源。

第二章,東北方言歷史研究。根據文獻材料和移民史材料考察和厘清了歷史上東北地區人口構成和居住狀況,重點探討遼金以降漢族移民、流民、被掠人口的數量、來源地、到達東北的時間等,探討清代東北地區各民族間的語言接觸,尤其是語音相互間的作用,考察“官莊”人口來源以及對東北方言音系形成的影響,流民、移民、流放者三類漢族人對東北方言音系形成的影響。同時揭示大批操東北方言的人因為清王室入駐北京而“從龍入關”,把東北方言帶進了京城,在北京長期生活之后,這一大批人中有一些人因為無所事事而被遷移回東北,從而有機會使東北方言語音與北京語音廣泛而深入相融,從北京遷出后,這些人大多在今黑龍江、吉林兩省定居,所以,這兩省的漢語語音跟北京語音極為相似,論證東北方言語音是普通話語音系統的重要來源之一,并為這個結論提供歷史文獻的證明。

第三章,東北方言音韻古籍文獻研究。本章以研究傳世韻書、韻圖的語音系統為主要內容,簡要介紹研究概況,梳理前人的研究成果,從聲母、韻母、聲調三個方面總結和歸納韻書韻圖的語音系統,并對一些重要的語音現象進行了探討,為研究清代東北方言語音和同一時期的北京官話語音提供了重要的材料。研究《奉天通志》所展現的清末民初的奉天話的聲母、韻母、聲調系統,對口語詞、俗語詞、方言詞反映的東北方言語音特征等進行考證,努力發掘其所包含的清末民初的東北方言的諸項語音特征以使本項研究在時間上得以向下延展。

第四章,東北方言和北京官話的域外文獻研究。本章以研究朝鮮王朝的“燕行文獻”、日本江戶明治時期的漢語教科書為主要內容,因歷史、地理、陸路交通、貿易交流、藩屬關系、生活習俗、移民等方方面面的原因,朝鮮王朝的出使記錄、漢語會話教材的語音系統跟當時的東北方言有千絲萬縷的親近關系,并且朝鮮語的對音材料在語音標示方面比漢語傳統韻書充滿術數和術語的玄妙描寫更為直觀和明晰,所以,朝鮮對音文獻在揭示語音特征、驗證研究結論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此外,朝鮮對音文獻也彌補了國內近代語音資料的遺缺,為近代漢語語音史的研究提供新的較為可靠的佐證。其中有些文獻以東北官話為基礎,兼收并蓄北京官話的某些特點,是我們研究工作中不可多得的語音材料。日本江戶明治時期的漢語教科書文獻,大多反映清末、民國時期的漢語,可給書中的語音注釋部分建立語料庫,對其所反映的語音現象進行分析、整理、歸納。并把其所反映的語音特征與清初漢語東北方言的音系進行對比,以此為根據說明清初迄今二百多年間東北方言語音系統的歷史演變,日語記錄語音比漢語更為直接,因此可以更為直觀地反映這種演變。

第五章,結語。東北方言語音系統與北京官話語音系統關系研究。在東北方言音韻古籍文獻和反映東北方言和北京官話的域外文獻研究的基礎上,從聲母、韻母、聲調三個方面對東北方言語音系統進行總結,并與北京官話語音系統進行對比研究,從而揭示二者的語音關系。本章總結了該成果的主要研究成果。

(二)重要觀點

(1)東北方言形成歷史涵蓋幽燕話、冀魯官話、膠遼官話、北京官話四個層次,而“流人”、“官莊”和“八旗漢軍”是清代東北方言的創造者和使用者。

(2)東北方言的形成和發展特點:不存在覆蓋,構成東北方言的各層次方言沒有逐層替代,多為平行發展并有交融;東北方言發展存在浸潤式擴展和蛙跳式發展。

(3)清代東北方言語音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清代北京官話語音的形成,從而使清代北京官話語音有別于元“大都音”和明北京音。

(4)清代東北方言語音特征表現如下。

聲母:第一,全濁聲母已經消失。第二,東北方音里零聲母的清代前期狀態是影、疑合一,并進一步與喻母混淆,少數例字讀作泥母是源自疑母的殘留,讀作微母是喻母的殘留,是合口的圓唇音不圓造成的。朝、日文獻對音里,日母字混做零聲母,仍然體現東北方音特征,只是變化不同。第三,《黃鐘通韻》《音韻逢源》表現為精、見組沒有顎化,也不分尖團音;朝、日文獻表現為已經顎化,區分尖團。第四,日母在清代前期東北方音里變作一個有摩擦特性的半圓音,后來大多變作零聲母。第四,存在[v]聲母,韻圖例字大多來自中古微母,偶有來自中古影母的合口呼字、中古疑母的,盡管來源有別,但在東北方音里的確是同一個聲母。朝、日文獻不僅沒有此聲母而且顯示微母消失。第五,“平翹舌”不分現象反映出知、照、精組聲母的大范圍合并以及合流的不規則性。

韻母:第一,存在[ie]韻母,反映的是東北方言音。第二,清代前期有“兒化”跡象,后世文獻表明“兒化”存在。第三,常常出現圓唇音變為不圓唇的舌位相近的音,圓唇介音也常常遺失,使合口呼字變讀為開口呼字。

聲調:第一,入聲消失,分派有別于北京音系。第二,東北方音里,中古全濁聲母平聲字不讀陽平而讀作陰平是常見的。第三,中古平聲字在東北方音里也可變讀作上聲。

三 成果的價值

(1)用歷史比較分析法將清代東北方言語音系統與《切韻》音系、現代東北方言音系進行比較,一是定性,二是發現變化,三是尋找特點及其來源。解決了清代民國二百余年間漢語東北方言語音的聲母、韻母、聲調的若干問題,完成了斷代方言語音史的描寫,揭示出語音發展的動態過程,并對變化原因進行了闡釋。

(2)用音韻學的內部分析法、對音勘比分析法從文獻材料入手來證明文獻所反映的語音特點,并分析處理韓國、日本的語音文獻所見方言特征,為審定音值提供了重要參考。

(3)用辯證理論指導分析和解釋在不同時期、不同條件下語音演變的狀況及其緣由,并據此確定清代漢語東北方言的語音系統及其與北京官話語音系統的聯系和區別。

(4)用語言接觸理論、語言地理類型學理論及歷史層次分析法來討論漢語東北方言的復雜的起源及其形成和發展過程,尤其是跟北京官話的關系。

(責編:王小林、黃瑾)
国产女精品视频网站免费蜜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