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網站入口

站內搜索

行醫六十載 人生漸展開

趙婧2021年12月06日13:13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行醫六十載 人生漸展開

學人小傳

周超凡,1936年生,浙江省平陽人。中國中醫科學院中醫基礎理論研究所研究員。1957年考入上海中醫藥大學中醫系。1963年畢業分配到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1985年調至中國中醫科學院中醫基礎理論研究所,建立中醫治則治法研究室并任主任,是中醫治則治法領域的開創者與學術帶頭人。主編《中醫治則學》《周超凡臨證用藥經驗集錦》等10余部著作。參編《全國中草藥匯編》,并擔任藥理臨床組長。曾參加6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的編寫,2010年獲中國藥典發展卓越成就獎。

周超凡在為患者診病。

【求索】

到周超凡家時,85歲的他剛剛結束90分鐘時長的“名老中醫百家講壇”網絡直播講座“中醫藥治療高血壓認識與體會”。距離2008年正式退休已經過去13年了,但這些年周超凡從沒享受過退休生活的輕松愜意,科研、教學、保健任務、醫療、評審、審稿、講座……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滿滿的。對于每項工作,周超凡都沒有絲毫將就和對付,也沒有走任何捷徑,用他自己的話講,訣竅就是“惜時”,把精力和時間都用在中醫藥的學術傳承和文化傳播上,“讓更多中醫人學好中醫、更多人了解中醫,是我的使命所在”。

午后的陽光折射在客廳鋪滿整面墻壁的木制書架上,照亮周超凡大半生的積累與成果:《中醫治則學》《歷代中醫治則精華》《精彩詩圖話中藥》《精彩詩圖話方劑》,“中國藥典發展卓越成就獎”獎杯……雖已是耄耋之年,但他精神矍鑠、思維敏捷,滔滔不絕地講起目前同時推進著的兩件事:一是指導調研中醫治則學教材納入中醫藥大學選修課的可行性,二是促成《歷代中醫治則精華》《中醫治則學》的英文譯本出版。他說:“中醫的思想和理論是中醫的靈魂,中醫要傳承下去、傳播出去,不能丟掉思想,不能不講理論!

周超凡秉持“發皇古義,融會新知”的理念,既堅守中醫的思維方式、中醫藥理論的根本,又汲取和利用現代科研成果。近幾十年來,他致力于以治則學為依托把中醫的治療思想和理論的精華傳承下去、傳播開來,以“教”“傳”為樂。他對中醫藥事業的熱愛,流淌在血液中,滲透到骨子里。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這樣評價:“他不僅是一個中醫學家,還是一個中藥學家。他講究藥物原理,對很多用藥講得非常透徹,并且與時俱進,就連最新的藥理成果都能在他的方子里得以體現,是當今能說清楚病、藥、方的人!

中醫世家 少年立志

周超凡與中醫的緣分與生俱來。1936年4月,他出生在浙江省溫州市平陽縣一個五代傳承的中醫世家。周家祖上由儒而醫,他的祖父周覲光,不僅喜研中醫,而且曾留學日本,畢業于日本明治政法大學專門部法律科,又參加中國同盟會,投身革命。他的父親周志俊,幼承家學,青年時期便以醫立身,同時也學習新學,是一位開明的中醫。他的母親出身平陽望族陳岙馬氏,接受過良好的教育。母親十分注重對周超凡的培養,在他幼年開蒙時,就教他背誦唐詩宋詞;稍長,又講解《古文觀止》、唐宋八大家的古文。母親有深厚的傳統文化功底,受周家醫學氛圍的影響,也兼通醫藥。有很長一段歲月,都是周超凡的父親坐堂看診,母親抓藥。高高的藥櫥里花樣繁多的飲片、忙碌的藥工和往來不斷的病人,是童年時期周超凡印象最深的場景。

耳濡目染,周超凡幼時便對中醫藥產生了濃厚興趣。父親看在眼里,便有意把他培養成一個能夠為百姓解除疾苦的醫者,讓他誦讀《醫學三字經》《藥性賦》《湯頭歌訣》及《瀕湖脈學》等入門書籍,還時不時帶他出診和上山采藥。初中畢業時,周超凡已經能辨認上百種草藥,也積累了不少臨床經驗。

1956年,我國在西(成都)、北(北京)、東(上海)、南(廣州)各建了一所中醫學院。周超凡在《中國青年》雜志看到了四大中醫院校成立和鼓勵有志青年投身中醫藥事業的文章,心潮澎湃。他拿著雜志,和班主任老師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想法。20世紀50年代,社會主義建設迫切需要理工科人才,班主任老師強烈建議周超凡攻讀理工科。但周超凡的內心還是想完成父親的心愿——“不為良相,便為良醫。讀大學,接受系統的、科學的中醫教育!

1957年,周超凡憑著優異的成績考入上海中醫學院,成為新中國最早的中醫大學生之一。從小縣城到大都市,踏進這所中醫藥高等學府,有幸受教于程門雪、黃文東、石筱山、秦伯未、章次公等中醫大師,周超凡興奮不已。6年的大學時光,他只爭朝夕,系統學習了《黃帝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溫病學》《中藥學》等課程,閱讀了大量中醫藥經典著作,并做了近十萬字的讀書筆記。在大學,周超凡認識到中西醫理論體系的不同,為了讓自己的知識結構更系統更全面,他也努力學習現代醫藥知識!皩W好西醫可以為我所用嘛!”周超凡回憶起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是這樣度過的:“每天三點一線,教室—宿舍—圖書館的生活方式,在別的同學看來或許有些枯燥,但我自己在書籍的海洋中自得其樂!

課余時間,他經常跟老師出診見習,從臨床中體悟所學。讀大學期間,周超凡把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6年的時間,他不但學習知識掌握技能,更是深深體悟到醫學大家“青衿之歲,高尚茲典,白首之年,未嘗釋卷”的治學精神。1963年,周超凡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學業,還發表了數篇有較高學術價值的中醫藥論文,被分配到中國中醫研究院(今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工作,開始全身心投入中藥科研工作,主要致力于傳統中藥方劑理論與現代生藥、藥理、藥化相結合的研究。

基層磨礪 甘之如飴

初到中藥所,躊躇滿志的周超凡,一邊飽讀十幾部本草著作,做了大量讀書筆記,一邊在實驗室里做一些藥物的動物實驗。20世紀60年代,我國中醫藥科研剛剛起步,科研工作者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尋找中醫藥研究的科學路徑。一個藥物有多種甚至數十種化學成分,在不同的方子不同的配伍或不同的用量就有不同的功效;同一個藥物,在人身上是一種功效,到了動物身上卻是另一種功效;一些藥物在小鼠身上起了很好的作用,在人身上卻失靈了……諸多問題,讓周超凡時常陷入困惑。他隱隱約約意識到:中藥藥化的研究有其科學性也有其局限性,如果撇開配伍和臨床方劑,單純分析成分,就背離了傳統中醫理論;中藥藥理和毒理的研究更不能唯成分論,也不能單靠動物實驗照搬過來用在人身上。

周超凡意識到了“不能”,他渴望從中醫臨床實踐中解開困惑,找到“能”走的路徑。每周有一天的時間,他都要去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出門診。就是在這里,他被孟河學派大家、中醫研究院元老之一楊樹千先生收入門下,親炙三年。也就在那段時間,周超凡打下了深厚的中藥學功底,臨床技能也突飛猛進。時至今日,談起那段經歷,周超凡對恩師的尊崇和感激之情依然溢于言表。他說:“老師帶我的時候是71歲的年紀,他精力充沛,但是一整天門診看到最后,也是勉強支撐著!

民國時期,楊樹千在武漢掛牌應診,都是給底層百姓看病,診費便宜、方子不貴,靠車夫、船夫等勞苦大眾口碑相傳而成名。在調至廣安門醫院后,他仍然秉持初心,不開大方,不輕易開貴藥。周超凡也一直傳承著這一品質。

經過臨床歷練,周超凡深刻認識到,臨床是中醫的根本,從臨床中來、到臨床中去才是正途。此前的疑慮豁然開朗了,他堅定走上了探索中醫臨床和實驗相結合的道路。此后60多年的科研生涯,他始終沒有離開中醫臨床。

1965年,為響應毛主席“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的號召,一支支醫療隊奔向了農村、山區、邊疆。周超凡先后三次參加北京醫療隊中醫研究院分隊,赴山西、湖北、江西等地進行巡回醫療、中草藥的收集整理,還為西學中班講課。

在山西稷山的那一年,周超凡除了盡心為當地老百姓看病,遇到突發情況,還給動物看過病。與稷山相鄰的萬榮,有種馬出現了心臟病,當地人請周超凡去看病。那時,周超凡不知馬的心臟在什么部位,更估量不清馬的體重,只能邊問邊學,開出了炙甘草湯,研成粉灌服,馬竟然痊愈了。

從山西返京不久,他又被派往武漢。為培養軍隊中西醫結合人才,武漢軍區后勤部衛生部舉辦了西學中班,可連一本教材都沒有。周超凡作為主講教師,每天上午講課,下午組織討論、答疑、實習,晚上就自編教材。在此期間,周超凡帶領學員到湖北陽新一個湖區巡診,當地一個患先天性白內障的孕婦臨盆時突發腸梗阻,疼痛幾次使她昏死過去。當地醫療水平低下,交通不便,轉院顯然來不及了。孕婦身兼兩命,當地醫生在束手無策之際,找到了醫療隊,請周超凡出診。周超凡在仔細分析病情后,根據《內經》“有故無殞”的治療原則,果斷投予加味大承氣湯以瀉下通腑;颊叻幒,腑氣得通,疼痛旋即緩解,次日順產一女嬰。此事在當地一時傳為佳話。后來,在參加首屆全國中醫藥大會時,時任天津醫學院副院長的吳咸中院士在學術報告中講到了復方大承氣湯治療急腹癥的應用,周超凡當即想到了這個病例,兩人在治療思路上不謀而合。

經歷了11個月的軍旅生活后,1969年,周超凡又隨醫療隊來到江西德興。此次出征,他身兼兩職:一是繼續舉辦西學中班,為當地培養中西醫結合人才;二是整理民間地方中草藥,調查中草藥資源情況。雖說周超凡上山采過藥,也已經具備了豐富的中藥知識,但獨立地、全面系統地研究地方草藥,這還是第一次。為此,他深入藥農中間,虛心向他們學習;鉆進書本中,向前人學習;在診病過程中,向患者學習。白天和藥農一起上山采藥,晚上在燈下制作中草藥標本,弄清每味藥的科屬、藥性、藥效及臨床應用等問題。

“記得有一次在采集中藥標本的過程中,我被飄香的山臘梅所吸引,了解到當地老百姓用山臘梅葉治療感冒。通過走訪、口嘗身試和應用,確認了山臘梅葉是一味很好的辛涼解表藥。后來,在我的建議下,1977年版《中國藥典》就收錄了山臘梅葉,用于治風熱或流行感冒、發熱、咳嗽等!彪x開江西回京時,他已匯集整理了100多種中藥標本,并做了上千張卡片。

如今,回想起這段基層歲月,周超凡仍然認為,這三年是對他最好的歷練,收獲之大遠超預期,甚至可以說是他醫療事業發展的一個新起點。

傾心中藥 撰文修典

1978年3月18日,全國科學大會在北京召開,“科學的春天”來了。就在這次大會上,《全國中草藥匯編》榮獲全國科學大會獎,這份沉甸甸的集體榮譽凝結著周超凡的智慧和汗水。

從1970年參編《全國中草藥匯編》到1975年開始參加《中國藥典》的編寫和修訂,周超凡在特殊的時代開啟了新的征程。他在《全國中草藥匯編》的編寫工作中擔任藥理臨床組長,負責編寫藥理、臨床兩部分內容。在之前多年科研、診療、教學工作積累的經驗基礎上,他又花費了大量精力,搜集整理各地草藥手冊和以往研究資料,結合自己的認識,參與到《匯編》的編寫工作之中。

1975年,周超凡開始參與第三版(1977年)《中國藥典》的編寫和修訂工作。1985年,他被選為第5屆國家藥典委員會委員,后連任至第9屆,一干就是25年。25年間,周超凡提出了很多真知灼見,發表了數篇有影響的學術論文。如建議修訂《中國藥典》對中藥功能主治的表述,規范中藥飲片的用量,增加關于毒性和用藥安全的指導,以及根據臨床需求和藥物質量刪除和新增部分成方制劑等;經過考證和深入研究,訂正了馬錢子、斑蝥、枳實、枳殼等藥物的性味。再如,基于化學成分不穩定以及衛生等問題,他建議限制糞便類中藥的臨床應用,認為對糞便類藥物盲目草率一概廢除的觀點或做法欠妥,尤其對五靈脂(活血化瘀藥)這類臨床常用而有效的藥物,應該在加強臨床研究和基礎研究的基礎上加以利用,1995年版《中國藥典》取消了對糞便類中藥的收錄。再如,他對有毒礦物藥(重金屬類)劑量超標應用,鑒別方法、含量測定的缺失等問題憂心忡忡。從20世紀80年代末起,他連任4屆全國政協委員,牽頭完成了《盡快解決中成藥含朱砂、雄黃的問題》《對有毒礦物藥要加強研究與限制使用》兩個提案,獲得多位委員聯合簽名后向全國政協提交。那些年,他還發表了《含鉛類中藥的臨床應用、中毒及防治》《朱砂治病要興利除弊》等文章。部分建議被《中國藥典》采納,《中國藥典》曾經兩次大幅度降低朱砂、雄黃的劑量。盡管解決了一些問題,但仍有很多相關超劑量的成方制劑存在,從2006年至2009年,他又陸續發表了《關于〈中國藥典〉2000年版(一部)含朱砂(兼含雄黃)成方制劑問題的討論》(2003)、《從牛黃解毒片(丸)看含砷中成藥的安全性問題》(2006)、《應加強對朱砂、雄黃藥用價值的再評價》(2007)、《朱砂、雄黃的應用概況及評價》(2009)等論文。周超凡執著堅持,不遺余力地推動有毒礦物藥的興利除弊工作,對防止醫源性有毒礦物藥中毒,加快中醫藥走向世界的步伐有著重要意義。至2010年第9版《中國藥典》出版后,周超凡已經連續參與了6版藥典的修訂,為中藥的安全應用和規范化傾注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2010年,他被授予中國藥典發展卓越成就獎。

由于年齡和精力的關系,在連任5屆后,周超凡退出了藥典委員會,任第十屆特別顧問,仍然會為藥典編纂提出一些建設性的意見和建議。時至今日,周超凡仍然心系《中國藥典》修訂。他語重心長地說,有毒礦物藥的興利除弊、揚長避短需要國家層面組織力量有計劃地開展研究,并把研究成果真正落到實處。動物身上的實驗結果和用于人體的反應有所不同,不能照搬,還有很多未完成的工作需要后來幾代人努力去完成。2020年第11版《中國藥典》出版,他對其中的變化如數家珍:“中藥又新增了11種,修訂了452種,其中包括穿山甲已升級為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馬兜鈴和天仙藤腎毒性問題,黃連羊肝丸因含有糞便類的夜明砂被剔除……”

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周超凡研究工作的重點是對中藥復方藥理的研究。彼時,中國人參蜂王漿產品由于缺乏權威性的藥理、毒理研究資料和臨床應用報告,在出口時受到許多國家的抵制。為此,美國一些藥品食品研究機構和滋補品經銷商聯合向我國索取有關研究資料,這項研究關系著大量外匯收入和中醫藥在國際上的地位和形象。周超凡的妻子張靜楷是一名主任藥師,熟悉現代生藥、藥化、藥理、制劑等多學科知識。夫妻倆平時在事業上就是相互合作,取長補短的。周超凡接到這項任務后,深感使命重大,和愛人攜手攻關,用了半年時間,二人共同完成了論文《中國人參蜂王漿的藥理、毒理研究和臨床應用報告》。此文在美國一經刊出,立即引起重視。美國國家藥品食品管理總局(FDA)在研究核實全部資料后,為中國人參蜂王漿發放許可證,允許進口經銷。此舉對中藥外貿作出了貢獻。

治則治法 返本開新

1985年,周超凡奉命調至新成立的中醫科學院中醫基礎理論研究所,主持籌建中醫治則治法研究室并任主任,開始致力于中醫治則治法的學科建設和治則治法理論研究。中醫的治則概念,包括治療思想、治療原則、治療方法、方證四部分,四者相互交叉滲透,相輔相成,治療思想引領治療方法與療效,也決定著治則治法與療效,是臨床取得療效的決定性基礎。雖然在某些疾病的診療過程中,有經驗的醫生會根據經驗判斷直接開具處方,并沒有標注具體的治則治法,但從藥、方、法、理的角度去追溯,實際上是一整套完整的思維過程。

周超凡決定一步步來,首先推進一項重要工作——采擷匯集中醫治則精華。他帶領團隊對歷代中醫治則文獻進行全面整理,以辨章學術、考鏡源流。他們從先秦至晚清3000余種醫籍中選取了300余種,將其中涉及中醫治則與治療大法的重要醫論匯成《歷代中醫治則精華》一書,為后續研究奠定了文獻基礎。著名中醫學家董建華院士評價說:“《歷代中醫治則精華》一書,既博采了歷代醫家縱論治則的珠玉,又擷采古典醫籍治則理論的精華,開創了中醫治則文獻研究整理的先河!

周超凡繼續攀登,歷經數年,完成了代表作《中醫治則學》。此書的重點在于建立中醫治則理論體系,并用治則治法指導臨床實踐。業內同行專家對《中醫治則學》一書評價極高,國醫大師路志正謂其“冶歷代治則于一爐,集萬家精髓于一編”;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研究員謝海洲贊其為“中醫治則學的扛鼎之作”;中國中醫科學院中醫基礎理論研究所研究員孟慶云則謂其學術“論辯醇正,法度粲然”。

在研究工作中,周超凡認識到,只有和臨床應用相結合,中醫治則治法才能顯示其強大的生命力和較高的學術價值。因而他在研究治則治法理論的同時,緊密聯系臨床實際,并在中醫藥理論的指導下,探索出一些行之有效的治療疑難雜病的方藥和制劑。

在治則治法領域堅守、深耕30余年,他完成了對治則源流的考察,修訂了治則的定義,明確了治則的內容并擴展了其范疇,提出中醫治則的多層次性并對治則進行了層次劃分,明確了中醫治療思想、治則與治法的區別與聯系,實現了治則治法體系和學科的構建;同時,又將中醫的原創思維、中醫學的理、法、方、藥貫穿其中,彰顯了中醫治則治法理論的實踐價值。

“中醫治療思想受古代唯物論和辯證法思想的影響,在吸收借鑒先秦諸子百家思想的基礎上,最終形成并確立了以整體觀念為主導思想、以辨證論治為治療特點的醫學理論體系。治療思想是中醫治病的靈魂所在,離開了思想,中藥便成了草根樹皮。我現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想‘中醫治則學’能作為一門課程進入中醫藥高校,培養更多的中醫藥人才,用中醫思想精準指導今后的臨床實踐!敝艹蔡寡。

教書育人 老牛奮蹄

周超凡從醫已60載,回望過去,他說:“除去學習和特殊年代的磨礪,我的學術生涯,前半生是搞中藥研究,后半生都撲在治則學上了!

周超凡以身作則,既教書,又育人。在指導學生從事臨床、科研工作時,他把平生所學悉心教授給學生。他一直強調:興趣是最好的老師,只有對中醫藥學懷著濃厚的興趣,才能深入進去;勤奮是成才的階梯,只有摒棄一切私心雜念,不斷鉆研,才能有所作為。他特別希望學生成才,能夠“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退休后,他還不遺余力廣收學生,培養后輩400余名。今年5月10日,在中國中醫科學院中醫基礎理論研究所主辦的“周超凡學術傳承大會”上,他又收下21位弟子?吹綄W生在進步,看到中醫藥事業后繼有人,他頗感欣慰。他說:“人的一生很短,我一輩子只做一件事也沒有完成,希望后學有人,并勇于超越!

對于學術傳承,他秉持“中醫是理論醫學,更是實踐醫學;中醫是傳統醫學,也應該是與時俱進的醫學”的理念,圍繞中醫藥理論與實踐、實驗與臨床相結合,先后進行了28次專題講座,重點講辨證與辨病、傳統藥性理論與現代藥理、繼承古方與創立新方相結合用藥的思想與經驗。他時常囑咐學生、弟子,不能抱守殘缺,一定要與時俱進,在科研、臨床上充分吸收和利用現代研究成果!案闼幍娜艘嗅t臨床,才能有感性知識;搞臨床的中醫大夫,也要吸取現代藥理研究的成果,才能與時俱進!

為了增進青少年對中醫文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了解, 2019年、2020年,他相繼編寫了科普圖書《精彩詩圖話中藥》《精彩詩圖話方劑》。為了找到更能貼近孩子的敘述風格,他連續聽了1年多兒童節目《小喇叭》。這兩本書以圖文并茂的形式,把中醫藥文化傳播開來,把中醫的種子播撒在青少年一代人的心里。

周超凡一直用“老牛自知夕陽晚,不待揚鞭自奮蹄”來描述自己;赝60多年的學習、科研和臨床經歷,他說:“我的介紹里有很多頭銜,但我的身份只有一個——中醫人。我一輩子只干一件事——堅持在中醫臨床和實驗相結合的道路上探索中醫藥傳承精華、發展創新之道!

“不忘初心60載,中醫人生漸展開”——周超凡揮筆寫了這句自我總結。

(作者:趙婧,系本報主任編輯)

本版圖片均為資料圖片

(責編:王小林、黃瑾)
国产女精品视频网站免费蜜芽